公司新聞

全球抗生素濫用“流行” 國際市場銷量穩步上升

 
 
 

盡管發達國家的醫療主管部門都在設法限制***類藥品的濫用,但在過去的20年里,國際醫藥市場上***(含其他各類****如氟喹諾酮類等)的銷量仍在繼續穩步上升。故在第48屆世界醫學年會上,與會醫學專家紛紛指出,在全球各地濫用***已經是一種司空見慣的現象。特別是一些開始富裕起來的第三世界國家,其***濫用程度與發達國家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馬來西亞:進口品速增


  以東南亞的石油國——馬來西亞為例,1993年,馬來西亞進口***類藥品比1982年增長了100%,達8500萬林吉特(林吉特為馬來西亞的法定貨幣),而2007年,馬來西亞進口***類藥品又比1993年增長了150%以上,其中半合成青霉素類藥品占進口***總量的28%。據馬來西亞衛生部公布的數據,***已占該國藥品市場總銷售額14%的份額。作為非人口大國的馬來西亞,正是全球***市場繁榮興旺的一個縮影。

  從***類藥品的品種上看,世界衛生組織(WHO)早在十幾年前就制訂了一份供各國衛生部門參照執行的“常用基本**目錄”,其中***類藥品僅有20多只(全球總共約有250只***制劑)。但事實上,馬來西亞醫院常年使用的***及****品種多達200只,制劑多達上千種以上,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只有一個,馬來西亞醫生在使用***時能得到制藥公司的醫藥代表給予的回扣。

  日本:頭孢類用量驚人

  日本作為亞洲惟一一個發達國家,其***的銷量同樣十分可觀。其中緣由是:日本醫生在為病人開*****時,*多可拿到占藥品零售價24%的回扣,而且眾所周知,日本藥品的價格是非常昂貴的。在如此優厚條件的刺激下,醫生們很難經受得住回扣這顆“糖衣炮彈”的攻擊。

  據保守估計,日本國內活躍著43000多名醫藥代表,平均每名日本執業醫師每年至少要接聽450個由這些醫藥代表打來的“推銷電話”,故日本***市場猶如脫韁之馬迅猛發展。有日本媒體報道,20年前(1988年),日本國內***類藥品的總銷售額僅為17億美元,而21世紀后,該國每年銷售的***產品就高達70億~80億美元,其中頭孢菌素類注射劑就占了71%。

  相比之下,美國和西歐各國雖然同為制藥強國,而頭孢菌素注射劑銷量僅占其***類藥品的24%~55%。其中的原因,就是日本市場上銷售的所有頭孢菌素注射劑基本上為本國制藥公司所生產,而醫藥代表提供的豐厚回扣,是日本醫生樂意為病人開“大**”的一大“原動力”。

  美國:環丙沙星成“明星”

  美國雖然是世界上藥政管理*嚴格的西方國家,但也存在***濫用問題。盡管從總體上看,美國并非是濫用***情況*嚴重的西方國家,但令人不解是,該國市場上某些喹諾酮類***產品銷售數量遠比其他國家要高,環丙沙星即為一例。該藥似乎比其他***/****更受美國醫生和病人的青睞,目前它已從1989年全美第4大暢銷****上升為目前***(****)銷量排行榜的第2位。美國僅環丙沙星一只制劑的年銷售額即高達2.48億美元。專家解釋其原因為:環丙沙星生產商在美國的市場營銷、廣告宣傳做得較為成功,使它已成為美國婦孺皆知的藥品之一。

  由于成功的廣告效應,美國人大多知道環丙沙星的大名,并認為它是一只高效、低毒的“萬能**藥”,能**從腹瀉、喉嚨腫痛、肺部感染到防止恐怖分子的生化襲擊。而在日本市場上銷量居首位的頭孢菌素注射劑和青霉素注射劑在美國市場上卻銷路平平,可見,醫藥代表在幕后的活動決定了某些藥品的*終市場銷量。

  美國《國際先驅論壇報》刊登過一篇由加州大學幾位藥理學教授所撰寫的文章。文中揭露:目前不要說大眾傳媒發布的各種藥品廣告內容嚴重失實,就連美國一些杰出醫學雜志在收取了制藥廠商提供的巨額廣告費后,同樣在做一些華而不實的宣傳廣告,而這一行為會對經常閱讀醫學雜志的臨床醫生產生嚴重的誤導作用,因為只有醫生才有開新藥的**權。

  世界衛生組織官員認為,制藥廠商追逐暴利的本性以及它們與醫生之間的勾結,也是造成全球各地大量不合理使用***現象難以得到遏制的根本原因。以門診中*常見的腹瀉為例,本來這類常見病可使用價格低廉的青霉素、四環素類(如強力霉素)以及喹諾酮和磺胺類****進行**。但現在,不少國家的醫生動輒使用價格昂貴的新型***來**,如使用頭孢菌素注射劑或大環內酯類新藥等等,這不僅加重病人的經濟負擔,而且也造成了***濫用。這其中就是“大**”給醫生帶來了好處,所以,在新藥高回扣誘惑下,“小病大**”現象也就屢見不鮮了。WHO官員認為,無論在發達國家抑或廣大發展中國家,***均占不合理用藥的首位。而豐厚的回扣則是驅使全球***用藥量大增的主要因素。

  印度:仿制藥泛濫

  過去20年來,世界各國***用量的劇增,使得國際醫藥市場***類藥品的銷售額也逐年“水漲船高”。據國外媒體報道,1993年,國際醫藥市場***銷售額為220億美元,2000年已達到400億美元,2007年約為680億美元,其增長速度十分驚人,僅次于心血管用藥。造成***市場畸形繁榮的另一不容忽視因素是仿制藥的加盟。例如在印度、南非那樣貧困而且人口眾多的國家,***仿制藥非常受醫生和病人的歡迎,主要是其價格低廉。以印度為例,該國政府在30年前即已制訂了一項政策:為讓廣大窮人看得起病,吃得起藥而大力扶持本國***仿制藥的生產。故此后的幾十年里,印度***仿制藥“國內開花”:印度竟有7.7萬只不同品牌的***制劑同時在市場銷售,由此創下“世界之*”,而WHO向世界各國衛生部門推薦的常用***制劑只有250只。

  有如此龐大的***仿制藥存在,藥廠自然要“各找出路”,這樣就造成了無論病人是否其病情需要,醫生首先給他開***制劑**。當然,印度醫生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而更糟糕的情況是,某些西方國家以“援助不發達國家醫療事業”的名義,將本國已過期或即將到期的***類藥品大量輸出至不發達國家(如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一些國家)。據媒體揭發:這些即將到期或早已過期的***類藥品至少有75只之多,這些過期藥已被分發至非洲十幾個不發達國家的醫院或診所使用。

  濫用***不僅造成**的浪費和醫療費用支出的成倍增加,更嚴重的后果是醫生不分青紅皂白地使用***會引起**耐藥現象的發生。*有說服力的例子是,過去幾十年來,上市新藥的“壽命”似乎越來越短。在20世紀60年代上市的***平均每只壽命都有十幾年,而90年代后上市的新***往往用不了1~2年,臨床即有新的耐藥菌株產生的報告,即使在90年代末曾被國際藥學界視為是“對付耐藥菌株的*后一道防線”的萬古霉素,現在早已有了耐藥菌株。21世紀以來開發上市的大環內酯類***新產品和全合成**新藥口惡唑烷酮等同樣難逃萬古霉素的命運。

  有鑒于此,世界衛生組織已在全球30個國家的150家醫學實驗室建立了世界性耐藥菌株監測網,以期及時發現和跟蹤世界各地**耐藥情況。世界衛生組織官員指出:由于不合理使用***,每年給世界各國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達60億美元以上,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但WHO官員也承認:由于廠商追逐利潤的本性以及廠/醫之間早已結成牢固的“利益鏈”,在要想完全杜絕不合理使用***是近期不可能達到的目標。目前惟一能做的是,呼吁各國醫療部門加強對醫生的教育,盡量降低“非必須***使用”的**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