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生物乙醇:你方唱罢我登场

    清洁能源的道路无疑十分诱人,但机遇同时都与陷阱并存,此番征程避免不了遭遇一些浮夸的炒作和悲观的宿命论,形同一些巨大的泡沫,纷扰芜杂,很可能阻碍了人们在新能源之路上的前进方向。    
   在这里,既不会为某一种新能源技术歌功颂德,亦不会将另一种打入谷底。仅是列举了现代人们因各类新能源而产生的*为广泛的10个疑虑或坊间传闻——这其中,有些过于理想主义而有些过于消极,美国《大众机械》杂志以尽量审慎的态度一一戳破其偏颇之处,还之以真相。    

    生物乙醇:你方唱罢我登场    

   尽管多年来都是可再生能源的宠儿,但现在,玉米乙醇已经失宠,纤维素乙醇日渐露出其生物燃料明星的姿态。然而,纤维素制乙醇,真的有传说中那么上乘吗?    

   环保规定是促进乙醇燃料的关键杠杆。在美国,自2005年能源政策法案颁布,规定到2012年美国每年汽油消费的5%要来自乙醇这样的再生燃料,并给予一定补贴,使得乙醇开始红得发紫。在世界各地,由于将可食用作物转化为燃料的技术是现成的,包括玉米在内的作物成为制造生物燃料*简单可行的原料。一时间,玉米短缺,价格上涨,险些与民争食。种种弊端也随之展现,用在种植、收获、运输和提炼玉米上的能源,远远超过玉米能提炼出的能源,众多的报告从多个角度对美国生产的玉米乙醇进行过研究,结论都是效率不如汽油。玉米乙醇显然并不是人们所期望的、对环境安全具有积极影响的能源形式。    

   任何一种能源都有可能被更新、更好或更廉价的新能源所取代。在玉米乙醇没能兑现它所承诺的良好效率之时,纤维素乙醇作为接替者成功上位。    

   纤维素乙醇的前景似乎要好得多:首先,纤维素在自然界广泛存在,美国就有大片土地可供柳枝稷生长,通过纤维素所获的乙醇非常洁净,可以和汽油一样有效驱动汽车行驶;其次,纤维素生产乙醇靠的是秸秆、草皮和树皮,这些纤维素人类并不能食用,不会威胁人类的食物供应;*后,以非粮原料或农业废弃物为原料转化,无疑比从玉米或甘蔗中提炼乙醇更合算且十分环保。大多数此类作物能够在不适用作农田的边际土地上快速生长,还有一些能在被废水或者重金属污染的土壤中生长并净化土壤,如生长周期较短的灌木柳树。    

   不过,这名生物乙醇界的新贵,还必须克服相当大的环境与财政方面的挑战。尽管其可存在于广袤的自然界中,但若想达到工业数量级的要求,得有极其庞大且源源不断的纤维素供应,边际土地显然不够用,还是会有大量土地“献身”给乙醇燃料事业,此其一。    

   而(原料)供应密度低的问题同样很棘手。得克萨斯大学的化学工程师泰德·帕赛克举例称:“譬如说在植被稀少的海湾地区,几乎需要一块大于所有加利福尼亚州农田面积总和的柳枝稷树林。
”此其二。    
   而且,由于纤维素的质地坚韧且多纤维,其需要重型酶参与分解,才能将植物中的纤维素分解成可发酵糖,并进一步转化为乙醇。这一过程是目前的关键技术,其耗用掉很多能量,且尽管多种催化酶一直在进行优化,但成本仍然奇高。    

   针对这份过高的投入,去年发表在《生物资源技术》杂志的报告称,纤维素乙醇暂时还不是汽油的对手,除非原油价格每桶达到90美元。    

   靠碎树枝来取代石油的想法只怕是一厢情愿,但只盼当“90美元”这一天到来之时,纤维素乙醇能略施身手,而这正是今天不断进行研究的价值所在。